花知奈

他们背负着常人望尘莫及的沉重,承载着常人无法承载的累,最终,却不被人所理解。我在屏幕外,为你哭,为你疼,你在屏幕里,我却无法为你做什么。——致我所有本命。
我之所以喜欢同人,或许是因为同人被赋予了作者的思想。在同人里,起码会有人理解你们,陪你们度过人间的世事沧桑,或许这也是我或者说我们所希望却又做不到的。
专是萌冷虐cp三十年
强强偏爱
片面cp洁癖,对本命cp里的攻洁癖异常

《喻黄—不正经工作》01~02


杀手喻×调教师黄

大概是一个撩人不成反被撩的故事

01

“抱歉,索克先生,老板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准进入。”
喻文州在大堂门口被两个人拦下,一左一右,清一色黑色西服配墨镜,经典的黑道装扮。两个人各伸出一条手臂,将喻文州拦在门外。
喻文州有些意外,毕竟,他是被请来帮人做事的,请别人来做事却把别人拦在门外,这无论在哪里都不是待客之道。但他依然冲那个人笑了笑,道:“没关系。”
喻文州的笑容是很好看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点弧度,嘴唇弯成好看的形状,不过,这个来自杀手的微笑在别人眼里并没有那么和蔼可亲。
喻文州看了眼手表,问道:“可以请问一下,是有重要的事务么?”
其中一个人的脸上露出一些尴尬的神色,另一个严肃着一张脸道:“很抱歉,索克先生,我们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个面露尴尬神色的人看了半晌,等到那个人忍不住看他的时候笑了笑移开了目光。
“那么请问,还需要多长时间?”
“请稍等,我帮您问一下。”那个人说着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打过去。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陈管家,索克先生来了。嗯?好。”几句话功夫,他放下了手机,冲着喻文州鞠了鞠躬:“很抱歉,索克先生,耽误了您的时间,您请。”
他把手按在门把上,还没推开,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
率先出来的是一个男人,男人带了一个半边的银色面具,穿着修身的黑色燕尾服,戴着白色手套,手里提了一个袋子。男人很时髦,短发染成了灿金色,左耳上还带了一个耳钉。
“真是辛苦您了,流木先生。”陈管家亲自把他送出来,带着笑,比了个请的手势。
流木这个代号喻文州听过,顶级调教师,把调教当做兴趣和工作的男人,男女通吃,一次工作需要几十万上下。
他从这里出来,那么这里刚刚进行过什么自不用说。
“哪里话。做的就是这种活,哪里会嫌累?再说,我可是很感兴趣,这种事情。”流木一边说一边笑起来。明明说的这些话的深层含义是那样的不堪入耳,他却像完全意识不到一样的在笑,而且他的笑容是不同于这里的人的那样虚伪的微笑,他的笑容灿烂而恣意,露着两颗小小的虎牙,这让他显得有些孩子气,与他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与他的身份格格不入。
陈管家走出门,一眼就看见了门边的喻文州。他惊叫一声,歉意地笑了笑:“哎呀,索克先生,失礼失礼,让您久等了,快里面请。”
“无妨,不多时。”喻文州微笑道,注意力却集中在了在他身边顿住脚步的流木的身上。
流木上上下下打量了喻文州一遍,最后把目光定在喻文州的脸上。面具没有对他的眼睛进行遮挡,因而喻文州可以看到对方的眼睛,很亮,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是在发光。
流木跟他对视了几秒,然后露出一个饶有兴味的微笑,主动伸出手:“您好,尊敬的先生,我是流木。初次见面很高兴见到您。”
“您好,索克萨尔。”喻文州点了点头,带着没有丝毫改变的温和微笑,一视同仁的疏离。
但流木好像并不介意,他又笑了起来,并且摊开了手掌:“原来您就是索克萨尔先生,我真是太幸运了,先生。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名字,有没有兴趣留个联系方式深入了解一下?”他一口气说完一大堆,然后像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哦,你们是不是有事情要谈,很抱歉占用了你们的时间,先生们。这样,如果您需要我的业务服务的话,可以打我的电话。”流木说完掏出一张名片交给他。
异常的开朗自来熟,这很明显不符合黑道里的生存法则。
一个调教师的服务是什么喻文州再清楚不过,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有找一个调教师调教自己的兴趣。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喻文州接过来随手放进口袋里。
“那我就先告辞啦。”流木说着冲他摆摆手,谢绝了陈管家提出的送他回去的要求,只身走出门去。

“怎么样?很奇怪吧,那个人。”陈管家见他依然望着门口,冲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喻文州点了点头,把目光收回来:“有点违和感。”
明明是以调教为乐趣的调教师,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格外灿烂的笑容。虽然在喻文州仔细想了想之后觉得这两者并不会构成冲突,但是看在眼里就会有违和感,或许是因为觉得这样的眼睛和笑容不属于这里吧。
陈管家意料之内地笑了笑:“他还是个话痨。行了,不说他了。我们走吧,老板该等急了。”然后冲着门内比了个请的手势。
陈管家是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叫做管家,其实是帮里的二把手,找了个正当点的名字,称自己为管家。
他们来到一扇门前,陈管家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老板,索克先生来了。”

02

张佳乐是中午的时候被黄少天叫醒的。
黄少天一把推门进来,哐当一声门撞到墙的声音异常响亮,震得张佳乐抖了一抖。他费力地把胳膊伸出被子,支起身子,看着跑进来的黄少天:“怎么了?你被人追杀了?”
“不是,张佳乐,我跟你说。”黄少天凑过来,正文还没开始,张佳乐已经缩回了被子。
“喂,张佳乐,哪有你这样的。我跟你说话呢!你理都不理我?是不是好兄弟,是不是,是不是?睡觉重要还是我重要?我跟你说,这件事很重要,非常重要,特别重要。它关系到我的工作,还关系到下一周谁付饭钱和房租。”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推张佳乐,“喂,我说,你行了吧,我都说了半天了,你理都不理我。”
“行了,你说吧,我听。”张佳乐从被子里重新把手伸出来,把上半身支起来,他还不是很清醒,眼睛半阖着。
“我就知道,乐乐你最好了。”迷糊状态的张佳乐拒绝了黄少天的熊抱,黄少天撇撇嘴,也没怎么在意,他随便拉了张凳子坐下,“我跟你讲,今天不是那个什么老板请我去工作么,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人,气质挺好,长得也挺好,笑起来也好看,看起来也挺温和,总之就是挺符合我的审美。你知道干我这行的,职业病,看见这种有合胃口的就忍不住要去试试调教调教他。”
这么不堪入耳的黄色词汇被黄少天不当回事地说出来,张佳乐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虽然他知道,黄少天坐着这黄色的职业,但是起码对黄少天而言,他自己做这个职业并不是为了满足什么施虐的快感或者看黄片的快感,只是单纯地追求人的肉体美和痛苦美——黄少天多次跟他强调过,像是一个艺术家。而艺术家大概都有那样的一种气质——即使你不了解我,我也要继续我的艺术。
张佳乐在心里第无数次吐槽过黄少天的美学以后,开始关心起黄少天的安危来:“你这就想调教了?知道对方是谁么?你今天不是去给黑社会工作了么?”
“是啊,是去给黑社会工作了。那个人大概也是个混黑社会的,看起来不太好撩。不过名字我要到了,叫索克萨尔。你认识么?”
张佳乐咽了口唾沫,有些不确定地问:“你是说,你看上了索克萨尔?还想对调教人家?”
“是啊。怎么?你认识?我眼光是不错吧?他人怎么样?”
张佳乐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黄少天,我发现你越来越有前途了。索克萨尔,顶级杀手,圈内知名。真不愧是顶级调教师流木大大,一眼就看上个极品。”
“靠!杀手?还圈内知名?我怎么不知道?”
“你都几年不去了解圈子里的动向了你当然不知道。”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继续道,“他在你宣布不干了之前也接点活,小有名气,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后来,也就是近几年,名声大噪。据说是杀人从不失手,动作干净利落,售后服务优质,杀人——处理一条龙服务。你小心你哪一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不能吧——好歹我也是前剑圣。就算他现在是圈内知名的杀手,也不可能杀我杀得那么轻易。而且攻与受、S与M与职业无关。”
“你觉得你S得了他?”
“估计是没问题。”黄少天露出个自信的笑容,“我可是身为总攻的男人。”
张佳乐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你先别说总攻。老韩,你攻得了么?”
黄少天愣了愣,脑子里浮现出韩文清那张钱包脸,一阵违和感袭遍全身。他不由得抱紧了胳膊:“停!老韩跟我简直不是一个平台好么?!对着他那张钱包脸谁能攻得下去!换一个,换一个。”
张佳乐不负责任地笑了起来:“那行,不说老韩,就说那个索克萨尔,你就攻不了他。”
“你这是在挑战我总攻的地位!怎样?要打赌么?要打赌么要打赌么要打赌么?要么要么要么?”
张佳乐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明明我的意思是“你攻不了他,他又是个杀手,你还是放弃吧”,为什么现在演变成打赌了?
“我说,我的意思是那个人很危险,你最好别招惹他。”
“这件事你放心。我有分寸。”黄少天说着冲张佳乐笑了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张佳乐表示他一点都不相信。
或许在黄少天的骨子里还存在着那么一些他做杀手时的特质,追求刺激,挑战危险。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了,但我还是想抒发一下我喜悦的心情

《喻黄–一张试卷引发的恋爱》学霸×校老大

《喻黄–一张试卷引发的恋爱》学霸×校老大

>Words by 花知奈

00

黄少天第一次见喻文州是在学业水平考试的时候。文理分科后,学业水平考试时文理生合作几乎成了惯例,而老师也明白,监考时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做的太过火也就不去管。

黄少天对于学业水平考试的等级是不在意的,但毕竟这考试关系到毕业证,就算不在意等级,上了几年高中,总不能连毕业证都弄不到。

考试前他特意烧了柱香,一边点香一边念念叨叨地说:“老夫子啊,我这是第一回信你,你要显点灵,给我安排一个学霸。要不然第一回就不显灵,你还怎么让人继续信你你说是吧?你要是帮我这一回,我今后一定特尊敬你,你那本《论语》我一定每天都看,哦,你徒弟的那些书我也会看……”

兴许是他的言真意切感动了孔夫子,在学业水平考试那天,黄少天遇见了喻文州。

那时候他还不认识喻文州,只是顺着座号找自己座位的时候到了喻文州的桌前,喻文州的座号比他小一号,坐在他的前面。

他在喻文州的前面顿了顿,下意识地去看名,这才知道他叫什么。然后再偏头看脸,喻文州那天穿了件白衬衫,外面披着蓝色的校服,相貌给人一种温文干净的感觉。

学霸脸。

黄少天当即下了判断,他冲喻文州笑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喻文州也冲他笑了一下,他笑起来是清浅而又温和的。不过黄少天没太在意喻文州笑起来是什么样。

看起来挺好说话。黄少天想着,转身坐到了后面。

趁着老师在门口检查证件,他拉了拉喻文州的衣服,喻文州侧过头来看他,压低声音道:“请问有什么事么?”

“那个……你学文还是学理?”

“我文理都可以。”喻文州回答他,“你想看文还是看理。”

靠,碰上真学霸了,看起来还挺好说话。黄少天想起自己考试前说过的话,想着自己以后可能真要把四书五经背个遍了。

“我可以……都看么?”黄少天问,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即使他学的是文,文科那十几本书也是够他受的,他更是没复习,本想等一轮复习完再补考,结果今天就叫他碰见了一个真学霸。

有良好的资源不去利用是对不起自己。他在心里嘟囔道。

“可以。”喻文州只是点点头,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回过头去。

这才是真·三好学生啊,学习好,长得好,品质好,乐于助人,乐于帮助同学,向陌生人伸出援助之手,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不求回报,尽自己所学为同学、为社会服务……黄少天差点被喻文州圈了粉,搞得他几乎想去给喻文州送一面“乐于助人”的锦旗。

第一场考的是地理,平时做题也是做综合题,结合了几个必修,所以这对于黄少天来说并不算难。喻文州做题似乎很慢,等黄少天做完又检查完一遍时喻文州还没做完。
可能是理科生吧,虽然文理兼善,但毕竟有些费力?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想。他看了一眼表,还有四十分钟收卷。百无聊赖之间,他看着前方发起呆来。

喻文州的背影占据了他视线里的大部分空间,喻文州坐姿很端正,背挺得笔直,他微低着头,露出一小段脖颈,喻文州的皮肤很白,与他黑色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好学生是不是都这么白?黄少天胡乱想到。

正当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胡思乱想的时候,喻文州的侧了侧身子,然后向后靠了靠他的桌子。黄少天直起腰来,看了一眼表,还有半小时收卷。

幸好要抄他题的是我,要不然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顶着老师的压力抄完试卷。黄少天想。不过他题已经做完了,他也只是想对一对,看看喻文州的水平怎么样。

喻文州侧着身子,试卷就平摊在他的桌子上,喻文州靠在黄少天的桌子上,还把自己的桌子往后拉了拉,让黄少天可以看到他写的内容。喻文州的字写的很好看,很清晰端正,标标准准的方块字。黄少天想起班主任强调卷面时反反复复强调的那些高考状元的字都像是印出来的一样。

这服务也太贴心了吧?比一些售后服务做的都要好。黄少天一边想一边看着喻文州的答案。喻文州的答案很完美,真真的是完美,用语简洁,条理清晰,简答题里还有一些要点是黄少天没想到的。

今天是遇上真学霸了。黄少天一边补全自己的答案一边想。

鸣佐【霸道总裁爱上我】

☆.。.:*・°☆.。.:*・°☆.。.:*・°☆.。.:*・°☆

宇智波母子在当天就离开了,临走前宇智波佐助留给了鸣人电话,让鸣人去A市的时候给他打电话。鸣人花了一天的时间打点行装,在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
A市的繁华果真不是盖的,其中一个直观的表现就是车多,堵车严重。半小时的车程,硬是走走停停拖慢了好几倍。鸣人该庆幸没有提早给佐助打电话,要不然不知道会让宇智波佐助多等多长时间。他不熟悉宇智波佐助,谁知道他会不会新仇旧账一起算。
等大巴车进了车站,鸣人才跟佐助打电话,说明了他的位置。佐助嗯了一声,说他尽快。实际上宇智波佐助确实尽快了,但还是让鸣人多等了半个钟头。
宇智波佐助是开着一辆劳斯莱斯来的,黑色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看便知价值不菲。这辆车刚进车站的时候鸣人还在吐槽不知道是哪家的土豪,谁知道车一停宇智波佐助就从上面下来了,穿了身深蓝色休闲装,笔直朝他这边过来,成功地让他成为了焦点。他差点忘了宇智波佐助是一个富二代。
“我们先去宾馆给你找个地方住下,然后明天我来接你去公司。”等鸣人把行李放好了以后,佐助开口道。
“哦。”鸣人点了点头。其实他本能想说不用这么麻烦了,但宇智波佐助的安排实在妥当,他也不好说什么。
宇智波佐助没再说话,他的车里放着音乐,钢琴曲,不知道是什么曲子,鸣人没听过。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沉静而不尴尬。
等红绿灯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忽然开口:“你最近失恋了?”
话一出口鸣人就呛了一下,他抬头,对着佐助怒目而视。就算真的失恋了你也不用说的那么直白吧?
“抱歉,我这人一向直接。”佐助偏了偏头,唇角勾起些弧度,似是在歉意的笑,虽然鸣人没看出来哪里有歉意。
人家道了歉,鸣人自也不能再说什么,更何况他和宇智波佐助不熟。
“你听谁说的?”玖辛奈总不会把他失恋的事跟他们谈。
“没谁告诉我。”佐助道,“我只是推测。我以前听你母亲说过,说你为了女友放弃了有着光明前程的工作,由此可见你是一个用情至深的人。但是你最近却打算离开A市,要么是你和你女友分手了,要么是你和你女友共同的意思。不过看你的表情,我推测第一种可能性会比较大。”
“你都是把你惊人的推测能力用在这种事上的么?!”鸣人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无奈。
“别误会,我对八卦没兴趣。”不知道是不是宇智波佐助正在专心开车的原因他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我只是想说,上帝没有给你的,是因为你值得更好的。”
这话一出让鸣人彻底愣了,他万万没想到宇智波佐助在安慰他。按照常理,没有人会专门挑起另一个人的伤心事只为了去安慰别人,更何况这两个人还不熟!真是个奇怪的人。鸣人想到。不过由一个自己不怎么熟悉的人安慰倒是让鸣人感到温暖。
“谢谢。”
“你不用跟我道谢,”佐助又道,“我不是要安慰你。”
鸣人抽了抽嘴角,刚才的一丁点感动顿时消失得无影。从刚才开始,宇智波佐助一直在用实际推翻他的想法。好吧,你高富帅,你任性,你的思维常人无法及。
“心情的波动多少会对工作产生影响,你又刚来工作,我只是想最大程度地避免不利影响。”佐助道。
鸣人没再说话,他有些搞不懂宇智波佐助的意思,宇智波佐助说的意思模棱两可,好像是从鸣人的利益点出发,又好像是从宇智波的利益点出发。不过想了想对方应该不会从自己这个和他不熟的人的利益点出发,那就是从宇智波的利益点出发了,这样一想,偏就有点不爽了。
鸣人不说话,佐助也没再说话,他一路来到一家宾馆,停好车。
“这家宾馆离公司较近,你上下班方便一点。”佐助说着,带着鸣人走进了宾馆。宇智波佐助显然是宾馆的常客,宾馆里的人对他也熟悉。其实鸣人觉得就算他不是常客也没关系,这么一个出众的人,只要来过就很容易被人记住。
“开一间房。”佐助道,他顿了顿,又道,“照例,双人间。”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惊叫,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女生捂着嘴巴看到这边,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鸣人也在后面尴尬地咳了咳。
“怎么了?”佐助奇怪地问,指了指那个女生,“你前女友?”
“不是,”鸣人斟酌了一下措辞,“为什么要双人间?”
佐助奇怪地看了鸣人一眼:“双人间大啊。”然后转过头继续道:“加三餐,把房钱记到我账上。”
鸣人愣了愣,然后连忙摆手:“不用了……”
“这是U.S.公司给员工的待遇。”佐助说着,看了看手表,“我还有事,房号你自己选吧。”说完,便自顾自离开了。
鸣人转过头,看着服务生的笑容,尴尬地咳了咳:“你随便给一间就好了。”

☆.。.:*・°☆.。.:*・°☆.。.:*・°☆.。.:*・°☆

TBC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它

【鸣佐】论坛体

【论坛体】谈生意要穿什么衣服好

又名“鸣总和佐总那点儿事儿”【并不】
最近爱上了写总裁文
没写过论坛体,不太会写,请多担待

生活类

1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哟!
如题,明天谈生意,想穿套有吸引力点的特殊点的

2L ——
首先,我不想吐槽LZ的ID有多中二……其次……谈生意还能穿多特殊的?不应该都是西装么?LZ难道想穿夏威夷大裤衩去谈生意?

3L ——
LS……真的是……夏威夷大裤衩+花衬衫+小拇指粗金链子+草帽+太阳镜,LZ就可以从一个业内成功人士一秒变身暴发户,绝对惊艳全场

4L ——
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吐槽LZ的ID是在什么情况下取得,这满满的少年漫的即使感总让我觉得对面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大叔

5L ——
风韵犹存的暴发户大叔……LZ形象定格完毕

6L 正楼天使
民那的关注点都错了啊!【虽然我也很想吐槽这充满恶意的ID
我们是来帮LZ解决问题的【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LZ解决问题,谈生意还能穿的多特殊?
LZ能详细说一下情况么?毕竟这样真的不好下手啊……

7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这样啊……好吧,给我点时间打字

8L ——
目测有奸情

9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首先,我不是大叔

10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其次,我不是暴发户

11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我只是在我父亲的公司当副总而已

12L ——
LZ就不能一口气打完么?

13L ——
妈呀!副总……而已?!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14L ——
科学探秘之富二代离我如此之近

15L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你在屏幕对面耍苹果,我在屏幕这边啃苹果

16L 正楼天使
又歪了。为什么这楼这么容易歪……

17L ——
因为LZ对制造吐槽话题爱的深沉

18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
回复12L:我怕你们等太久
下面我来详细说一下。
明天跟我谈生意的是我的暗恋对象,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交流我想给他留个好印象。朋友说留好印象需要从外表到内在,我觉得很有道理。我的发型已经定了,接下来就差穿什么衣服了。

19L ——
沃德马……总裁还是个用情至深的暖男!!!

20L ——
生意场上的火花!

21L ——
如果是暗恋对象的话总裁大可不用穿,你只需要邪邪一笑:“我只在床上谈生意”

22L ——
情景设想:
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公司会议室里,一个美人正在翻阅手里的方案,准备即将到来的商谈。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哒哒哒充满着韵律和节奏。美人眼波一动,站起身来,一转头,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走在最前面的是赤条条的LZ,还做了非常帅气的发型,他的身后是一大群黑衣保镖,LZ这一个白条在一群黑里格外扎眼。他走到美人面前,邪魅一笑:“我只在床上谈生意。”
美人颤了颤,朱唇轻启:“妈的智障!”

23L ——
哈哈哈哈哈,求总裁心理阴影面积

24L ——
噗蛤蛤蛤!LS都是大神级的人物蛤蛤蛤

25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26L 正楼天使
民那桑别闹了,我们还是帮LZ解决问题吧……再这么闹下去会给LZ留下“论坛里有一群蛇精”的印象的

27L ——
呔,妖精,快停止歪楼!【配乐响起:互撸娃!互撸娃!一根藤上互撸啊!人来人往都不怕!啦啦啦啦!

28L 正楼天使
LZ能讲一下你希望达到的效果么?

29L ——
LSS和LS分别是傻逼和禁欲

30L ——
LS不能更精确!

31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因为外表是留给人的第一印象,所以我希望,他在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会觉得特别。

32L ——
具体一点呢?怎样的特别?

33L ——
有的衣服很好看但不一定适合LZ,选择适合自己气质的比较好

34L ——
莫名其妙严肃起来的楼层……

35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回复33L:不清楚,首先要与他的其他生意伙伴区别开来,给他一个深刻的印象
回复34L:我同意这个观点

36L ——
LZ本身气质什么样?别告诉我是暴发户的气质

37L ——
对方有什么喜好么?LZ是否可以从这方面着手?

38L ——
深刻印象一般都是通过生意场上来表现的吧……穿衣什么的很要紧么?

39L ——
LS这你就外行了,第一印象很重要。要是普通生意伙伴还好,凑合凑合打扮一下就行,可现在对方还是LZ的暗恋对象

40L ——
虽然我不想打破这认真讨论的气氛,但是……你们有没有注意LZ打的是“他”

41L ——
………………!!!

42L ——
于是立刻去看LZ性别

43L ——
……LZ的性别LS你看LZ的名字就知道了好吧……
于是立刻上拉查看

44L ——
而且,LZ说他自己很年轻,那么,对方的年龄或者说表面年龄应该不会比LZ大多少

45L ——
LS这你就不懂了。爱情是不分年龄不分性别的。少年大叔啥的也很有爱啊!

46L ——
可以,这很cp

47L ——
马丹!总裁都去搞基了该怎么玩霸道总裁爱上我的BG戏码?!!!

48L ——
霸道总裁爱上我的BG戏码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要求了,现在流行的是BL之总裁之间的战争,我的老婆是总裁,霸道总裁的霸道娇妻,降服霸道总裁日记……

49L ——
目瞪口交……

50L ——
妈妈问我为什么一直跪着玩手机……

51L ——
基腐一家亲!LZ莫方,助攻的工作就交给我们了!

52L ——
等等!LZ说这是他们正式的交流,难道他们之前还有不正式的交流,莫非他们是……

53 ——
炮友。

54L ——
那么,这应该是这样一个故事——
LZ在和对方打炮中对对方一见钟情,而对方只当这是一夜情,于是离开了。但LZ久久放不下他,于是派人多方打听。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得知了对方原来是个老总,于是策划了这场生意和对方见面。

55L ——
哦凑!不能更唯美!

56L ——
我的炮友变成生意伙伴我该怎么办?

57L ——
民那为什么就这么能确定LZ不是手残了呢……

58L ——
……LS一桶水把我从天堂泼到了现实

59L ——
LZ快来解释一下啊啊啊啊

60L ——
LZ,LZ,你去了哪里呀?

61L ——
有你在歪楼就不怕【?】

62L ——
LZ,LZ,虽然你是大叔【?】

63L ——
你快点来爆料啊~

64L ——
啦啦啦啦~

65L ——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66L ——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67L ——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68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别@了,我来了

69L ——
嗷嗷!撒泼卖萌打滚求爆料!

70L ——
LS+1

71L ——
+10086

72L ——
+LZ破处日期

73L ——
……

74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

75L ——
咳咳,没事,LZ你继续

76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对方确实是个男人。我本来不想说,怕你们接受不了,想不到你们这么……开放

77L ——
hhhhhhhhh,LZ莫方

78L ——
狼血沸腾跑几圈冷静一下

79L ——
狼血沸腾滚了几圈冷静一下

80L ——
狼血沸腾吃口屎冷静一下

81L ——
……

82L ——
……

83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

84L ——
吃屎使我快乐,吃屎使我充实,吃屎使我容光焕发,吃屎使我走上人生巅峰
我爱吃屎,屎真好吃

85L ——
……【再见】

86L ——
……【再见】

87L ——
……【再见】

88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真的是……无法理解你们……

89L ——
LZ莫方,这只是最新的告白用语,你跟你对象说他一定懂

90L ——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时尚?

91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啊?

92L ——
LZ你不用在意那句话,你就当他傻吧

93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94L ——
话说回来,LZ的暗恋对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好奇ing】

95L ——
是啊,LZ,掌握更多的信息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帮你【一本正经说瞎话】

96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可是这样泄露别人的信息总归不太好吧……

97L ——
LZ可以简单说一下相关的,五湖四海那么多人,不一定就认识你说的那个人

98L ——
对啊,LZ,你说嘛,说嘛~

99L 火一样的男人嘚吧呦!
那……好吧,我们就称他为“S”

100L ——
来了,霸道总裁爱上我之我的炮友是总裁

鸣佐【霸道总裁爱上我】

☆*☆*☆*☆*☆*☆*☆*☆*☆

漩涡鸣人回家以后表现很平常,跟没事儿人似的,完全不像刚失恋的样子。他时不时地骑着单车出去游玩,要么就是在家里把以前的资料找出来,开始重新复习以前学过的东西。他说,他也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了,总不能让这些年的学白上了,等这个周末过去他就去G市看看那个公司还要不要录用他。他说的话合情合理,玖辛奈听了也不知道是该忧心还是该开心。
总之就这样过了三四天,终于是到了周末。
玖辛奈的发小叫宇智波美琴,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他们是从小在一起长大是很好的玩伴,后来美琴去了其他地方考大学,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直到美琴结婚才再联系起来。他们一家定居在F市,离玖辛奈所在的地方算是比较远了,再加上平时忙碌很长时间都见不了一次。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宇智波美琴第一次到他们家来做客,玖辛奈显然对此格外重视。
鸣人一大早就被轰起来买食材,他把市场上新鲜的食材都买了一个遍,大包小包提着回来的时候客人已经到了。宇智波美琴和玖辛奈坐在一起说笑,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青年,黑色的、有些微微的上翘的短发,低着头正在玩手机,应该是玖辛奈跟他说过的美琴的儿子,他记得玖辛奈提过他的名字,嗯,好像是叫宇智波佐助。
听到有人进来,那个青年抬起头,不得不说,那个青年长得很精致,你一看就知道他的桃花不会少。不过他长的精不精致,对漩涡鸣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就算他长得再美,他也是个男人,而漩涡鸣人自认为他对男人没什么兴趣。但是这个人偏偏有一双黑色的眼睛,璀璨的,像天上星星,一眼望进去,就好像跌入了银河,漫天的星星都在闪着光。
真tmd要命!
盯着人眼睛看了半晌,直到对方的眉都有点微微的蹙起,漩涡鸣人才反应过来,他觉得尴尬,幸好这时候有人解围。
“鸣人回来了,都长这么大了。”美琴笑道。
漩涡鸣人一边暗暗呼一声天使,一边急忙转移了视线,略显夸张的行了个礼:“阿姨您好!”
尴尬的事儿就这么来了,给美琴打完招呼,总不能忽视了旁边坐着的人家的儿子,他尴尬地转过身子,又重新对上那双眼睛。那个人还是这样坐着,一双眸子平淡无波的瞧着他,他开了开口,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叫什么?宇智波君?佐助君?憋了半天才憋出一个:“嗨……佐助……”
“你好。”对方点了点头。声音很清冽,该死的好听。
“我先去放下东西,你们先聊。”鸣人举了举手里的蔬菜,闪进了厨房。
傻透了!鸣人一巴掌捂上脸。
目睹了这一幕的波风水门一乐:“怎么?觉得宇智波佐助难交流?”
鸣人摇了摇头。这并不是难以交流的问题。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有一种本能,本能疏离,不是因为讨厌,是因为喜欢,喜欢他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太美,美得让他回忆起对他的前女友一见钟情的感觉,直男的自觉让他把这种感觉自动归结为失恋后遗症,这又使他尴尬,所以也导致了和宇智波佐助面对面的尴尬。
鸣人不好说原因,水门也不多问,他把刚拼好的果盘递给鸣人:“把这个端出去。”
鸣人咧了咧嘴:“我留在这里帮忙行么?”
“儿子,退缩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波风水门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妈的!不就是一个眼睛很好看的男人!他给自己打气。
鸣人呼了一口气,刷的一声拉开门端着果盘走出去,他把果盘摆在桌子上,然后跟宇智波佐助隔着一个桌子坐下。看到这一幕的美琴笑道:“果然这么久不见都不认识了么?”
这么久不见?我们见过么?鸣人干笑几声。
“你不记得了?”美琴笑起来,“以前你们来过我们家,那时候你和佐助都小,你们当时还打起来了呢。”
“打起来?”鸣人看了看对面的人,佐助还是在看手机。鸣人实在想不出来能有什么原因让他跟这么冷的人打起来。
“嗯,具体原因我也记不清了……”美琴敲了敲下巴,作出一副思索的样子。
“因为他说拉面比番茄好吃,然后把我的番茄都扔了。”佐助忽然开口,还抬起头来瞧了鸣人一眼。
经他这么一说,鸣人好像有这么点印象,然而他的印象绝不是来自于这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而是自己被人拍了一脸番茄。
完了,结下梁子了,怎么这么点事记到现在。鸣人挠了挠头。
“是呢,是这样的。”美琴笑起来,“转眼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鸣人现在在还在D市工作么?”
鸣人的动作瞬间顿住了,心情不由得低沉下去。
D市,是他前女友支教的地方。
所幸,玖辛奈及时帮他解围:“鸣人正打算去G市。”
“G市?”美琴歪了歪头,“U.S.公司的一个分部就在G市,工作定下了么?”
“还没有。”鸣人摇摇头,“我博士毕业后,G市有一家公司想录用我,现在打算去看看。”
美琴看了看佐助:“你在G市人生地不熟的,佐助在那里有认识的人,多少让人照顾照顾你。”
鸣人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摆手:“不用……”
“你跟对方联系了么?”佐助打断鸣人的话。
“没有。”
“别去G市了,去A市,U.S.公司总部在那里。如果你想要找工作的话,U.S.公司显然更合适一点。U.S.公司是宇智波集团的三大分部之一,身后有强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它所给的待遇只能比那个公司好,不会比那个公司差。”佐助说道。
这条件确实诱人。没有几个没工作的人会拒绝这样的邀请。U.S.,国内知名,待遇自然是不会差,更何况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有个朋友,虽然这个朋友半熟不熟。
“你大可不用避嫌,毕竟,T大的经济学博士,是很多公司梦寐的人才,更何况你还这么年轻。”佐助道,“我也不可能无条件录用你,不论你是谁,规矩是不能变的。先经历试用期,试用期后合格了我再正式录用你,同样的,你要是不满意再回G市也不迟。”佐助进一步打消鸣人的顾虑。
鸣人没有立刻回话,他思索了一会儿,佐助也不打扰,就静静地看着。
“那真的是麻烦了。”最后,鸣人跟佐助说。

☆*☆*☆*☆*☆*☆*☆*☆*☆
TBC

第一章的高热度让我有点方x

鸣佐【霸道总裁爱上我】

☆*☆*☆*☆*☆*☆*☆*☆*☆

鸣人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钟了,不过应该不早了,太阳升的老高,亮的晃眼。鸣人抬手挡在眼前,一动便觉身体累的厉害。宿醉的感觉是很不好受的,头痛欲裂,像有个电钻要把脑子绞成浆糊。他使劲拍了拍脑袋,然而,这除了使自己更蒙以外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索性不去管了,拉了被子罩在头上,去遮那恼人的阳光。这一静一止,思绪就纷飞起来,他想起了昨天,尽管他不愿意想起来。
那个黑发的女子,他的女朋友,准确的说是他曾经的女朋友。她有着一双墨色的眸子,温柔宁静,水汪汪得亮,笑起来的时候眼波流转,笑意粲然得仿佛可以流露出来。他喜欢这双眼睛,从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喜欢。他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他从大一入学时见她,到大三情人节那天在一起,他追了她两年半,后来他们一起毕业。女孩儿要去支教,他陪她,放弃了有着光明前程的工作,在一家拉面馆帮忙。
他疼她,护她,守她,最后却没有留住她。
女孩儿跟他说:“我们分手吧。”
女孩儿的理由很奇葩——“我总是很矛盾,我感觉你在全心全意地爱我,又觉得你全心全意爱的好像不是我。”女孩儿说这话的时候蹙着眉,很苦恼的样子,像是在斟酌措辞,却依然让鸣人的心凉了半截。
他可以接受女孩儿跟他说她对他没感觉了,可以接受她喜欢上了别人,可是现在这算是什么理由?寻开心么?鸣人的朋友听到这话的时候一脸同情地拍鸣人的肩膀,说这能进军全球十大奇葩分手理由。
很好,他还有心情听别人开玩笑。
女孩儿就这么走了,在夕阳下,在他的视线中,像曾经很多次的,他目送她回家一样。只不过女孩儿并没有回头,今后怕也是不会回头了。
记忆里的最后一幕,是他被牙拉去喝酒。那个混蛋把酒瓶叮叮当当地堆了一桌,自顾自地起了一瓶酒:“来,兄弟,哥哥今天陪你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鸣人长了这么大就喝过两次酒,第一次是高中毕业那会儿,几个兄弟一边叫嚣着“是汉子就给我干了”,一边给鸣人倒酒,结果几个人喝的东倒西歪,第二天醒了听人说他有一个兄弟喝醉了以后拿着麦克风歇斯底里地唱儿歌,所幸鸣人酒品还算好,喝醉了就倒。不过鸣人也由此学会了一个道理——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这一次,鸣人没怎么拒绝对于被拖进酒馆这件事并没怎么拒绝,他和牙都不是什么富有的人,买不起什么好酒,自然是没有什么唇齿留香,意味隽永的感觉,单纯的辛辣,火灼一般直下到肚子里,痛快得让人想落泪。
之后发生了什么鸣人不记得了,他只得祈祷他的酒品还是一如既往,一醉就倒,不会多说什么。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坐起来,也懒得换衣服就穿着一件睡衣走出去,这是他租的小房子,也不会有什么人。可谁知他一开门,立马就被眼前的人惊呆了。玖辛奈坐在桌子旁边,正在吃早饭。
“老……老妈……”
“来吃饭吧。”玖辛奈冲着他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哦……好……”鸣人僵硬地点点头,僵硬地笑笑,僵硬地挪到卫生间。
一进到卫生间,鸣人就拿出刚才悄悄藏进衣兜里的手机,抬手就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过了好一会才被接起来,对面恶狠狠的声音显示了主人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漩涡鸣人你大爷!自个儿精神了别来打扰爷休息!”
“嘘——”鸣人连忙捂住手机,还悄悄凑到门口听了听,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才回来。
“你怎么了?”牙奇怪道。
“我老妈怎么会在这?”
“哦,这事啊,”牙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一样,“昨天你喝酒的时候你妈打电话给你,当时我去了吧台,我回来的时候服务生已经帮你接了,然后就说你喝醉了,你妈放心不下你,开着车就来了,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就在酒吧等着你妈来。不过你妈也真是彪悍,当时你都倒下了,你妈直接就把你扛在肩上带走了,啧啧啧,真不知道你爸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你妈……”
鸣人抽了抽嘴角,打断了牙好奇他父母的往事的话:“你没说什么吧?”
“嗯?你指什么?”
“我失恋的事。”
“哦……你妈都知道了,我也没再瞒,安啦,兄弟,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我妈那是在套话!”
牙的话像一个锤子,打碎了他最后一点希冀。他无力地垂下手,也没管对面的牙的安慰挂断了电话。
他有些无措,像是被家长发现考砸了的小孩子,明明没什么错误,但就是不想去面对。
他慢吞吞洗漱完,硬是把时间拖慢了一倍,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打开门,玖辛奈坐在沙发里看报纸,神色如常。
“老妈……”他叫了一声,却说不下去了。
“行了,儿子,别那么消沉!”玖辛奈瞥了他一眼摆摆手,一把拍在鸣人肩膀上。他的母亲有着异于常人的力量,徒手就可以劈木桩,这一下下去,拍的鸣人一个踉跄。接着,玖辛奈搂着鸣人的肩膀,一边架着他走一边拍着鸣人的肩膀,“为失恋这种小事儿不值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

玖辛奈本来是想问问鸣人周末有没有空回家,因为周末家里有客人要来,结果谁知道电话打过去好半天没人接,打第二遍的时候被一个陌生人接起来了,对方自称是酒吧的酒保,并告诉她她儿子喝醉了。她当即就觉得不对劲。鸣人不是个嗜酒的人,交了女友以后更是滴酒不沾,就算有什么伤心事也不会去借酒消愁。她敏锐地觉得这应该跟鸣人的那个女友有关。果不其然,到了地方,和鸣人那朋友三谈两谈,就顺利地把话套出来了。
鸣人失恋了。
对于这件事她没办法说什么,感情这种东西虚无缥缈,锁不住,困不住,没人规定你必须爱谁,谁爱谁,是别人的自由,你没办法左右别人的思想,无论你是谁。同样的,爱情也是最没办法苛责的,她没办法去说谁的不是,即便她的儿子用情至深。
“周末家里有客人要来。”她说,“跟我回趟家。”
那个客人是她的发小儿还有发小儿的儿子,发小儿的儿子和鸣人差不多大,不过对方却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了,她希望通过这能激起鸣人重拾梦想。鸣人同意了回家,把在这里的工作辞了,房租结了,然后收拾东西跟玖辛奈回去了,怕是不想在待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伤心。
虽然,鸣人的手机里还存着女孩儿的手机号。

☆*☆*☆*☆*☆*☆*☆*☆*☆

TBC

开篇新文,嗯。
路人女,别在意,嗯。

我又来说废话了。

我的【杀手】存稿没了【烟】

原因是装稿子的手机开不开机了【烟】

如果不去修手机就变砖了【烟】

去修就得恢复出厂设置……

我的手机LOFTER出了问题……

我无法用它看东西……

只能用它发东西……

(๑•ี_เ•ี๑)

丫的啥节奏!!!(╯‵□′)╯︵┻━┻

我有一种很奇怪的强迫症。

就例如

如果你前三个月都是一个月十二篇文

那么我这个月也非要发十二篇

但事实是……

这个难度有点大……